首页

搜索繁体

第五百四十五章: 他剑一出亦为尊!

    「陈玄?」

  老头在听到了陈玄的自我介绍之后,显然也是愣在了原地。

  「你就是陈玄?」

  老头无比诧异的打量了陈玄一眼,「那个名动中土的陈玄?」

  「应该就是我吧。」

  陈玄淡淡的点了点头。

  这下。

  反倒是老头有点懵了。

  他自然也听说过陈玄的名字。

  毕竟如今,整个中土,被叫的最多的,就是这个名字。

  他是真的没有想到,陈玄竟然来到了神朝,更是与白家的白灵相处如此融洽!

  「陈玄,你来我神朝干什么?」

  老头眉头微皱,看着陈玄,「我神朝才刚刚出世,应该与你并没有沾染什么因果吧。」

  可陈玄听到这话,却微微摇了摇头,「有。」

  「有?」

  老头茫然的看着陈玄,完全不知道陈玄在说什么,「你什么意思?我神朝与你有什么恩怨?」

  「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,被神朝的人抓了,并且关了起来。」

  陈玄淡淡的说道:「而且,对方还要求我十天之内赶来此地,我就来了。」

  「所以,你隐姓埋名,化名为虚,只是为了找到那个对你很重要的人?」

  「对。」

  陈玄点头,「不过我现在可以确定,那个人应该不是被你白家抓的,所以,你也不需要担心,我会对白家做出什么来。」

  一听这话,那老头也是忍不住就笑了起来,「呵呵呵……陈玄,你是不是对自己未免有些太有自信了?这里是神朝,被我们四大家族统治。」

  「你觉得,你能够在我们神朝,做出什么事情来吗?」

  「未必不能。」

  陈玄无比自信的开口,「我之所以偷偷潜入进来,只是因为我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,不愿意招惹整个神朝。」

  「可如果,你们四大家族真的同气连枝,共同针对我的话,那我也不介意,在这里大闹一场!」

  「嗯?」

  老头眉头微微一皱,打量着陈玄,想不出陈玄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底气,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  接着。

  老头好像知道了什么一样,轻轻一笑,「原来是有所依仗,请道友出来吧。」

  只见虚空扭曲。

  九转幻蚕一族的三长老浮现出了身形来。

  「原来是九转幻蚕一族的道友。」

  老头笑眯眯的对三长老说道。

  三长老点了点头,对着老头拱了拱手,随后这才开口说道:「我此来,只不过是为了护佑陈玄小友,若是你想要对他出手,那我也只能跟你们为敌了。」

  「九转幻蚕一族,被誉为帝下第一族,我神朝自然是没有办法招惹的,不过你也放心,我倒是并没有想要对这个小家伙出手的想法。」

  老头显然并没有在意三长老的威胁,仍旧是淡淡的说道:「甚至,在某些时候,我还可以给这个小家伙提供一些帮助。」

  此言一出。

  陈玄也是微微一愣。

  自己要在神朝捣乱。

  可是。

  这个老头竟然还说出了这样的话来?

  「所以呢?」

  陈玄淡淡的问道:「这帮助,应该并不是没有代价的吧。」

  「非也。」

  老头摇了摇头,「只因你与我白家的关系,无论如何,我也得帮你。」

  一听这话,陈玄越发茫然,完全就不知道老头到底在说什么。

  老头则是轻轻

  一笑,「小友既然已经与我家小灵关系达到了这般,你也算是半个我白家人,我怎么可能会放过你呢?」

  一听到这话,陈玄越发懵了起来。

  「小友难道不知道?」

  老头瞥了一眼陈玄,「若是被我白家后人站在身上种上锁灵圈,那就代表着将来要加入到我白家,自愿成为小灵的护道者,将来,你未必不能娶走我家小灵。」

  陈玄:「……」

  他倒是没有想到,锁灵圈竟然还有这么一层关系!

  那自己的脖子上,被白灵给套上了锁灵圈,那自己就算作是她的护道者了?

  「小友,这是我白家传承了数百万年的规矩。」

  老头笑眯眯的说道:「就算你之前不知道,但是你现在知道了。」

  「这东西对我而言,完全就没有任何作用。」

  陈玄开口。

  接着。

  他就直接当着老头的面前,生生将他脖子上的锁灵圈给扯碎!

  「嗯?」

  老头无比惊诧的看着陈玄。

  虽然之前在与白灵的对话之中,他也从白灵的口中知道陈玄确实是有能力将锁灵圈给扯下来的。

  但是当他真的见到这一幕的时候,还是不由的心头一颤。

  「你看。」

  陈玄将锁灵圈的碎片丢在了地上,「所以,这契约,好像不能生效吧。」

  「就算是小友能够扯碎锁灵圈,但是这件事终究还是发生了。」

  老头的脸上露出了笑眯眯的笑容,「更何况,不知道有多少白家人,都见到了你脖子上戴着锁灵圈,就算是摘了下来,也没有任何用处。」

  「更何况,就凭你,还有这位九转幻蚕一族的道友,恐怕你们也难以在我神朝之中,搞出什么动静来。」

  此言一出,陈玄的眉头也是微微一皱。

  这老头乃是白家的老祖宗。

  便已经是圣人之境。

  如果另外三大家族也是如此。

  那神朝之中,光摆在明面上的,就有整整四位圣人!

  若是这四位圣人同时出手。

  就算是三长老,恐怕也真的是束手无策。

  当前的这个情况。

  恐怕也只有执扇男人、重瞳之主、洛仙儿这样的真圣,才能够威压神朝。

  只可惜。

  这些人。

  眼下恐怕都没有办法出世!

  陈玄犹豫了一下,终于是微微摇头,看向了老头,「好,我可以当白灵的护道者。」

  「这一点,是早就已经注定了的。」

  老头脸上带着嘿嘿的坏笑,「就算是你不承认,怕是也不行。」

  「所以呢?」

  陈玄反问出声。

  老头则是一脸的高深莫测,淡淡的说道:「入我白家,就算你不是真的加入,也得让世人知道,你与我白家有深厚的关系。」

  陈玄眉头微皱。

  这笔帐,算起来。

  好像怎么算都是自己赚便宜吧!

  他如今虽然在外。

  但是实力终究还是差的很多。

  哪怕如今被世人称之为人皇。

  可是。

  随便一位圣人,都能够将他给抹杀掉。

  而此时世间。

  不知道有多少圣人都复苏了过来。

  可若是自己与白家的关系传荡世间,许多人都会因为忌惮白家,而不敢对他出手。

  老头提出来的事情,乃是对陈玄大大有利的!

  仿佛是看出了陈玄眼中的疑惑,老头继续轻笑着说道:「小友莫要看扁自己。」

  「老夫自认看人很准,看得出小友乃是龙凤之姿,若是现在能够与小友交好,来日小友崛起,我白家亦能扶摇直上。」

  「更何况,就算是小友死在了他人的手中,以我白家的地位摆在这里,怕是也没有几个人敢对我白家说三道四。」

  「说到底,这就是一个投资,有赚无赔的投资。」

  陈玄缓缓点头。

  他终于是明白了老头为什么要这样。

  他缓缓点头,轻声道:「好。」

  「痛快。」

  老头缓缓点头,「既如此,那我家小灵,就拜托你了。」

  「凭白小姐的实力,倒是也不需要让别人保护。」

  陈玄十分认真的说道:「更何况,有白家作为她的后盾,谁敢招惹白小姐?」

  「非也!」

  老头毫不犹豫的否认道:「我将魂飞魄散。」

  此言一出。

  陈玄脸色大变。

  老头面色红润,气息绵长,周身更是鼓荡着强大无比的气息。

  可是……

  他竟然说他寿元将无,即将魂飞魄散?

  这怎么可能!

  可是。

  一边的三长老却缓缓点头,「寿元干涸,而且你之前服用过圣药,恐怕现在,任何灵丹妙药,都没有办法让你恢复过来了。」

  「正是。」

  老头缓缓点头,「我寿元将无,最多还能剩下不到两年的时间。」

  「我若是活着,自然能够镇得住天下宵小,保证白家安然无恙,可若是我身死的消息一被传出,恐怕第一个对我白家挥动屠刀的人,不是别人,正是神朝的另外三大家族。」

  陈玄眉头皱了皱。

  他知道。

  老头说的都是实话。

  「所以,你把我绑在了白家的战车上,希望来日若是白家遭劫,我能出手相助?」

  陈玄缓缓说道。

  「正是。」

  老头也没有跟陈玄玩虚的,而是直言不讳道:「所以啊,别看现如今我白家如日中天,可实际上,早已经是风雨飘摇。」

  「甚至已经开始有人,暗中投靠了另外三大家族的人,就等着来日我魂飞魄散之日,他们便直接站出来,带着三大家族的人,荡平我白家。」

  「嗯。」

  陈玄点了点头,「我知道了。」

  「你既然都已经知道了内幕,竟然还肯答应?」

  老头诧异的看了一眼陈玄。

  原本他以为陈玄会被吓到,最不济也得说再思考思考。

  可是……

  陈玄的反应,却出乎了他的意料。

  「我陈玄,向来说一不二。」

  陈玄傲然开口,「既然答应下来,就绝对不可能反悔。」

  「好!」

  老头无比赞许的看了一眼陈玄,「若是白家能有你庇佑,必然可保万年无虞!」

  随后。

  老头站起身。

  他的身上有光点缓缓飞散。

  露出了老头原本的模样。

  只见老头的身体干瘪无比,有些地上甚至都已经变成了皮包骨头。

  就连那张脸,也是沟壑密布,看起来仿佛是一具干尸。

  陈玄心头一动。

  他倒是没有想到,这才是老头原本的模样!

  而他日月双星所化的双眼,竟然都没有看的出这老头的真正模样来!

  「小友若是真的能够在我死后,仍旧能够保证白家的存在与地位……」

  老头眼神炽热的看着陈玄,「我可以立下遗嘱,来日,册封你为我白家摄政王,与小灵共同执掌白家!甚至……我明天便可以为你和小灵举办大婚,让你们二人结为道侣。」

  陈玄:「……」

  这也太急了吧!

  虽然他总是会跟白灵说,让白灵嫁给他,可那都是玩笑话,当不得真啊!

  「前辈。」

  陈玄的脸上带着干笑,「此事……就先别急了……」

  「哈哈哈……」

  老头哈哈大笑,笑声之中充满了畅快,「既如此,那就全都随你,反正你与我家小灵之间有着因果,就算是现在你不答应,这也是迟早的事。」

  陈玄微微皱了皱眉。

  他不知道。

  老头为什么会如此笃定的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  「罢了罢了……」

  老头摆了摆手,看着陈玄,「你且先出去吧,那丫头在外面已经急得不行了。」

  随后。

  他又看向了三长老,「道友可否愿意留下来,与我对弈一局?我已经不知道多久,没有好好的跟别人说说话了。」

  「你放心,在白家,没有人能够在我的眼皮子底下,对他做出什么来。」

  三长老看愣了一眼陈玄,随后点了点头,「好。」

  陈玄见状,也是对着两人先后拱了拱手,随后便打算离开。

  咯吱咯吱……

  大门缓缓打开。

  陈玄刚刚出去,便有一道白影在陈玄面前闪过,正是白灵。

  见到陈玄安然无恙的走了出来,白灵的脸上也是带着难掩的喜色,「你没事?老祖宗竟然没有为难你?」

  「嗯。」

  陈玄缓缓点头。

  而白灵则是继续的问道:「那老祖宗到底跟你说什么了?怎么用了这么长的时间?」

  「你家老祖宗……」

  陈玄瞥了一眼白灵,笑容古怪,「想要把你嫁给我。」

  白灵顿时身体一颤。

  她的小脸,腾的一下就变得通红。

  她看着面前满面坏笑的陈玄,「你……你肯定是在逗我!老祖宗才不会说出这样的话!」

  「你老祖宗就在里面,你要是不相信,你就去问问啊。」

  「你!」

  白灵瞥了陈玄一眼,随后哼了一声,「你就是算到我不会去问,所以才跟我这么说。」

  「信不信由你。」

  陈玄对着白灵耸了耸肩。

  白灵羞恼的瞪了陈玄一眼,终究还是耐不住心头的好奇,小声问道:「那……那你怎么说的?」

  「我没答应啊。」

  陈玄十分随意的说道。

  听到这话。

  白灵反而沉默了下来。

  不知为何。

  听到了陈玄这样的答案,她的心中竟然升起了一种有些失落的情绪来。

  「你怎么了?」

  陈玄贱兮兮的看着白灵,「听说我不打算娶你,黯然神伤了?」

  「哼……哼!」

  白灵瞬间就反应了过来,「别胡说!我的心里只有陈玄,你虽然有点本事,但是跟陈玄绝对没法比!」

  「他年少有为,实力超群,被誉为年轻一代的第一人,杀伐果断,冷酷无情,才不是你这种只会耍嘴皮子的家伙能比的!我要嫁,也是嫁给他!」

  「你见过他?」

  陈玄眨了眨眼

  ,表情古怪的看着白灵,「杀伐果断?冷酷无情?」

  「对啊。」

  白灵一脸理所当然的点头,「作为他的敌人,没有一个能活下来的,难道不是杀伐果断?而且,听说他对身边人还很好。」

  「如此对敌人冷酷无情,对自己人却有情有义的人,难道不是顶天立地的好男儿?」

  「也只有这样的人,才是我看上的人!」

  「咳咳……」

  纵然陈玄脸皮极厚,可是听着面前的佳人如此夸赞自己,他也是不禁老脸一红。

  「那个什么……」

  陈玄摇了摇头,「我奉劝你一句,人无完人,你没有见过陈玄,所以你只是主观上,觉得陈玄就是你所幻想的那样的人。」

  「所以,你最好还是别抱有太大的期待,不然将来你真的见到了陈玄,发现他跟你所想的不一样,那你怎么办?」

  「你干什么!」

  白灵顿时怒视着陈玄,「你为什么要一直都诋毁陈玄!」

  「我没见过他,难道你见过?」

  「见过。」

  陈玄点了点头。

  「真的?」

  白灵转怒为喜,期待无比的看着陈玄。

  迎着白灵那炽烈的目光,陈玄有些心虚的点了点头。

  「那你给我说说,陈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他到底都有过什么样的经历。」

  白灵期待的问道。

  陈玄本想要拒绝。

  但是。

  看着白灵那璀璨如星辰的眸子,他终于还是发出了一声轻叹,「首先,陈玄在最开始的时候啊,就只是一个普通人……」

  接下来的两个时辰。

  陈玄将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一切事情,全都说给了白灵听。

  也不知道是为什么。

  陈玄就真的选择了倾诉。

  除了将一些需要隐藏的事情给刻意抹去之后,他将自己一路走来,所发生的所有事情,全都说给了白灵。

  「所以啊……」

  陈玄都有些说的口干舌燥,「你还觉得陈玄是最适合你的人吗?他这个人的身上,也是有很多缺点的。」

  「是。」

  白灵毫不犹豫的开口,「听完了你说的这些,更让我觉得他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。」

  陈玄:「……」

  「我给你讲了整整两个时辰,结果你还是这样?」

  陈玄无奈的说道。

  白灵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,「你口中的两个时辰……可是他波澜壮阔,尚未结束的一生啊!」

  一听到这话。

  陈玄反而沉默了下来。

  他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白灵的话。

  过了半晌。

  他轻轻一笑,「好,你的想法我已经知道了,如果陈玄知道你如此的欣赏他,他也会很高兴的。」

  说着话,他便打算离开此地。

  可是。

  白灵却忽然伸出手,扯住了陈玄,「虚,你怎么会对陈玄如此了解?知道他这么多的事情?」

  陈玄心头一动。

  完了!

  自己刚才说的太投入,竟然忘了这一茬。

  所幸他脑筋转的很快。

  直接就回答道:「我说的这些,在北域,那是家喻户晓的啊。」

  「你也是北域人?」

  白灵顿时诧异的看着陈玄。

  「那当然。」

  陈玄点头,「不然我怎么知道这么多的细节。」

  「原来如此……」

  白灵缓缓点头,「那你跟他打过吗?」

  「打过……吧。」

  「那你坚持了几招?是不是一下就败了?」

  陈玄:「……」

  自己在白灵的心中,就这么不堪?

  「半斤八两吧。」

  陈玄满头黑线的回答出声,「谁都没有能拿下谁。」

  「吹吧你就。」

  白灵顿时撇了撇嘴,「就凭你?跟陈玄半斤八两?要是真的那样,为什么陈玄如今名动中土,而你只是一个籍籍无名的人?」

  「我昨天都让人……」

  白灵正在说着话,忽然又沉默了下来。

  陈玄则是发出了一声哂笑,「你让人调查我,什么都没有查得到?」

  「嗯……」

  白灵有点不好意思的低着头。

  毕竟这种事,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。

  「算了。」

  陈玄无奈的摇了摇头,「我是我真正的名字,不叫虚。」

  白灵顿时露出了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。

  「那你到底叫什么?」

  白灵疑惑的问道。

  「我的真名叫……焚霸天!」

  「啊!」

  白灵小手掩嘴,「我知道!我知道!北域四天王!陈玄的好兄弟,焚霸天!」

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妖皇山。

  一具水晶棺内。

  焚霸天的身体,微微颤抖了一下……

  「难怪你知道这么多关于陈玄的事情。」

  白灵缓缓点头,「如果你是焚霸天,那就对了。」

  「是吧。」

  陈玄尴尬的笑了笑。

  随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