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搜索繁体

第五百六十一章:袭来的针对

    “我靠,你这是个嘚啊。”

    叶臣一上眼直接破口,随即咬咬牙才憋住没笑,只因所谓的简简单单是真简单,而唐兴丝毫不以为意,还开始嘚瑟讲解:“左肩狼头,右肩恐兽头,护额按四叶标等比缩小,翅膀按苍鹰等比放大,全力扇呼甚至能短暂离地,你懂个嘚啊。”

    “行,等都晋升完样子大变,你这一身还能像哪个?”

    薛谦不咸不淡接茬,来到跟前又继续道:“还有没契约第五只魂兽,到时怎么弄?”

    “谦儿你想多了不是,异铠能加强真意就行,对我的烈风真意来说,主要是一对翅膀和两条恐兽腿,其它穷讲究啥,帅不帅吧?”

    “帅你大爷,东拼西凑的破玩儿应,沾边都算我输。”

    凿凿之词紧跟脱口,叶臣讲完终是笑出声,还不忘催发异铠加身,无声展示什么叫浑然天成,但见唐兴视线来回比对,结果未受打击反倒更勇:“我觉得我这就比你那帅,看锯吧。”

    尾音未落,唐兴蹬腿振翅挺身飘出,流风猎齿拖地斜撩眨眼既至,虽说相距只有三丈,可速度依旧彰显,叶臣看在眼中猛的挑眉,随便取刀斜劈应对,只听当的一声脆响,刀锋与锯齿触之即分,长锯立马借力调头,湛青身影凌空翻转摆臂再劈,一系列变招行云流水。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叶臣禁不住夸上一句,期间刀随手腕变向,拧身错步急旋,臂膀自然舒展,转一圈刚好刀锋迎上锯齿,但力度再非之前可比,铿的一声闷响过后,唐兴脚不沾地掀飞出去,险些撞上顶壁才落向地面,小霜咧开嘴趁机一指,冰剑连发各种擦边吓唬,想不出洋相都难。

    “谦儿哥你陪他练练,还挺有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正好沉淀的差不多,无情剑。”

    薛谦满口答应提剑轻划,潇洒一斩炽热情字飞射,此时此刻唐兴眼看着地,察觉袭击再次临近差点破口大骂,好在忙着握锯格挡根本没功夫,下一刻火红四射惨叫踉跄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有没有,我靠。”

    “炙情乱舞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快站好接第二剑。”

    “我,噗!”

    “漂亮。”

    目送某人喷酒跌飞,叶臣一个没憋住脱口叫好,哪知薛谦竟接道:“才吐点酒,差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爷的,兽力加持,风啸。”

    唐兴顾不得抹嘴双手反握流风猎齿,回以低喝爆闪而出,速度之快带起呼哨刺耳,薛谦见状勾起嘴角,没来得及摊手,叶臣已同样翻腕反握手中刀,侧身一挡吱嘎作响,锯齿硬生生划豁刀锋,不等分离,引爆漆黑异铠,某人惨叫横飞。

    “这下挨的够结实,脸青成那样,肯定憋着一口血。”

    “非要找虐,我只能满足,这下该消停了。”

    “噗!咳咳,你们等着。”

    见血喷出来,两人放心一笑不再理会,默契取桌取炉烧水煮茶,薛谦喜好此道当仁不让,边娴熟摆弄边问道:“不放心了?”

    “嗯,一走七天没回来,多半惹上事了。”

    叶臣单指拨弄小茶杯,语气却分外平淡。

    “准备呆多久?”

    “藤儿传讯说起码得八个月,双剑攀天谷不比铁兽堡,需要大把时间准备,咱们早两天回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偌大山谷高耸入云,一旦飞起来势必惊天动地,圣境们怕是要动真火。”

    “已知那几位不足为惧,只希望别再冒出其他来。”

    “血魔宗二祖三祖先后折损,会不会还有一祖或四祖?”

    “唉,这茶还得煮多久,再听你分析分析就不用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啊,可还记的胡美玉?”

    “打住,你别整身红袍就自诩月老,况且我也不是花心大萝卜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茶你真别喝了,喂唐兴都比糟蹋强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快来一杯压压,咳咳。”

    唐兴听音冒头,还不忘咳嗽两声应应景,薛谦看都不看随手递给一杯,哪知沾边就苦的直咧嘴,想吐又遭斜眼狠瞪,以致艰难下咽掉头开溜,叶臣也想尝尝,刚伸手却被挡开,但见剩余茶水全被倒掉。

    “头一泡苦涩难咽,喝这二泡茶才适口,尝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