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搜索繁体

第94章 自我

    振聋发聩的虎啸相隔数里传入赵天傲的耳畔。

    他蓦然回头张望,却见远方空旷无一物。

    “那里?”

    赵天傲指着一处山角不解问道。

    五郎轻轻一瞄山边,了然一切因果后刻意道:“无事发生,大抵是山间的老虎同其余畜生打闹罢了。”

    话虽然这么说,可赵天傲双眼中的质疑并未褪去分毫。

    他怎能不知晓此声吼叫的分量,绝不是普通的野兽猛虎所比拟的,更像是某场斗争的怒吼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少年伶俐,听五郎回答便当知这事不可深究,于是只好乖乖闭嘴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直到他完全将注意调回,五郎袖子内的手诀才缓缓解开。

    他平步青云,一脚便跨过数米,整个人飘起来带赵天傲来到湖泊的另一端。

    五郎一路上冷冷冰冰,到了此处总算破天荒地率先开口,他对后头风尘仆仆的赵天傲不带任何感情道:“先洗把脸吧。”

    透过乌黑的水面,在放松的情况之下疲惫感瞬间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赵天傲无力地跪倒在湖边的泥壤,他贪婪的捧起一把又是一把湖水滋润着龟裂脱皮的双唇。

    湖水的草木气还有泥壤的芳香霸占起少年的感官,让他如此忘我。

    咳咳咳!

    赵天傲呛到嗓子,他狼狈地拍打起胸脯。

    目光无意间投向湖底的深渊明镜,也是在这时,这位向来庄重得体的少年才发现如今的他竟然这番憔悴。

    一身利落干净的蓝色行装不知何时变得肮脏破烂,大火烧毁满头的青丝,只留下枯草般不长不短的模样。脸庞肉眼可见的发黑,完全不像一个十七岁少年该有的风貌!

    五郎对此倒是不给予关怀,只是冷清道:“不懂灵力的精准,仗着灵力多以为就可以肆意妄为,瞧瞧你做了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来到山中拜师赵天傲所受的打击已经够多,如今又添一头,这难免令他有些失意。

    “山外有山,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。小鬼头,你可别太自满。”

    赵天傲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他终于整顿好思绪,赵天傲将烧至半数的黑发梳过肩后,起身换了副面孔不息道:“不是要教我吗?教吧。”

    五郎对这位傲气倔强的小鬼头深感有趣,不过却在言辞之中多了份难寻的耐心,“天下风云人物万千,各有所长。或武学或灵力,或宿灵或计谋,可学的万千功法中又有万千,门道不同,领悟与能耐便也不同。只不过在我这招面前,不说以一当千,七进七出总是没问题的。哪怕在他‘灵域四仙’面前也能全身而退。”

    赵天傲听罢有意笑了笑,“方才听你说是冯老汉托你而来,起先不信,不过现在信了。”

    五郎望向他意味深长的笑容板起脸道:“冯亘笙会说大话不假,但我可没那份心思,说是‘天下第一’就是‘天下第一!”

    少年一点点收敛起脸上的笑容,顺手把手腕上的黑绳绿珠摘下,只见他绑好后边凌乱的头发,留下前端一缕在前,态度端正认真讲道:“还请指教!”

    神秘的五郎右脚发力脱离地面径自飞向湖中央。

    他脚尖点着水慢慢落在水面之上泛起一圈圈逐渐扩大的涟漪。

    五郎生了根似的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且听湖中央传声而来:“这招不难,但需要极高的悟性和天分,光说无益,还需揣摩。你过来罢,切记不可操之过急,若你能到我跟前,我再好好同你说说。”

    话毕,赵天傲试探性伸了伸脚踩向水面。

    弱水柔软的迅速打湿鞋底,再往下,那只伸出去的脚可要湿了个透。

    赵天傲飞速收回脚,心里盘算叹道:果不其然,只是简单的一招却大有学问可窥。方才我试着将灵力覆盖于脚底,以灵力作为媒介形成一道二者间的分界,没曾想到稍有偏差便会功亏一篑,此举当真大意不得!

    少年想罢,再迈另一只脚,这次,他特意放慢灵力的流动。

    鞋底触碰到水面的一瞬间,踩实感由下至上溢出。

    五郎轻轻挑眉,不动声色看着眼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成!

    赵天傲难以掩饰心中的愉悦,又换一脚踩向水面。

    见自己稳稳伫立,少年轻舒一气。

    可正当他准备抬脚前行,最先迈出的一只脚粘在弱水之上纹丝不动,纵使怎么发力也都无济于事,赵天傲这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哗哗哗——!”

    少年拖着水一点点走上对岸。

    五郎见后又毫无声息地松下眉头。

    一双靴子灌满黑水,沉甸甸地让人难以行动。

    赵天傲索性脱下靴子和足衣,圈起裤腿,赤脚而行。

    有了前车之鉴少年不敢大意,他试着减轻裹附在双脚的灵力,然后一点点慢慢迈向水面。

    殊不知,仍有些许弱水穿过屏障。

    脚底发凉的赵天傲情不自禁的皱起眉头,他又暗暗添回一些灵力。

    未曾想,这抹多生的灵力竟逼得水面形成一个坑洼,浮空的右脚显得无处安放。

    赵天傲茅塞顿开,方知五郎所言极是。

    但一点微不足道的困难怎能让天性傲然的少年屈服?

    少年收回脚,这次干脆从全身开始,慢慢顺着脉络走向摸清楚灵力窜动的方位。

    五郎双眸一亮,一眼瞧出闭眼的少年身上清晰地脉络。

    苍蓝色的光辉或浓郁或黯淡,各处有各处的模样,只是很快,这些脉络不知为何开始变得均匀,浓郁的一方向黯淡处汇集,黯淡处汲取着浓郁的一方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很慢很慢,光阴不断流逝。

    藏在云层之后的太阳总算破晓而出,五郎抬眼望了望,“晌午了”,他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盘坐在地上的赵天傲也久违地开眼。

    五郎定睛一看,骤然发现少年身上原本不规律,杂乱成堆的灵力此刻无比干净利落地排列起。

    赵天傲做完这些缓缓吐出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他心头一热,先是感知到笨重地身子瞬间轻盈不少,然后对周围一切事物的感知也跟着变得灵敏,更为值得兴奋地是,无名地力量源源不断地冒出,简直大快人心!

    赵天傲重拾好自信,望了眼波澜微变的黑水湖抬起脚便要踩上。

    起初只是想试着控制好灵力的精准,没想到意外发现了困扰自身的源头所在,对此赵天傲才肯花上近一上午的时辰打通筋骨,梳理脉络。

    他一只脚刚踩在水面之上,另一只便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次并不像上回般被粘在水面而不动。

    一步,一步,又一步!

    稳稳走在水面之上的赵天傲面露欣喜,他试着加快脚步竟无意识地用起五郎教授的步伐,仅一个吐息之间,赵天傲在湖面飞驰数十米,步子不大,倒也出了神般迅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