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搜索繁体

第227章 卧槽!吃瓜竟然吃到自己身上了!

    “阿耶,是我!”房俊见这妮子整理完毕,连忙向自家老爹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你个逆子!你是想气死为父才甘心吗?!”房玄龄听到自家儿子熟悉的声音,气的差点连手上的灯笼都扔了。

    “阿耶,你在说什么?”此时的房俊见自家老爹突然发飙,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。

    难道自己刚才在墙角处轻薄公主的那一幕,被自己老爹给看见了?

    想到这,他不由老脸一红,尴尬癌都快犯了。

    而一旁的李漱更是羞的不行,她抿着红唇,两只小手拼命捏着衣角,连头都不敢抬。

    “你个孽障,竟敢拿两国互开边市为赌注,你知不知道这乃是国家大事,怎可如此儿戏?!”房玄龄气的胡子都翘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阿耶,陛下已经同意了两国复开边市!”房俊一听,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,原来自家老爹说的是这个呀。

    “什么?陛下同意了!”房玄龄一脸震惊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房相,父皇已经同意了大唐与吐蕃复开边市!二郎没骗你!”松了一口气的李漱也连忙出声附和。

    “老臣见过高阳公主殿下!”房玄龄这才发现自家儿子身旁还站着一位娇俏的姑娘,他定睛一看,顿时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竟然是高阳公主!他连忙拱手见礼。

    “房相不必多礼!”李漱连连摆手。

    这小子不是很抗拒这门婚事,一直嚷嚷着想要退婚嘛?怎么如今又与高阳公主殿下如此亲密?

    房玄龄借着灯笼微光,看着站在自己眼前这两位犹如壁人一般的少男少女,心中疑惑不已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个孽障竟敢拿烈酒配方做赌注,与赵国公和宋国公他们对赌!你知不知道你娘都快气疯了?你非得把房家败光你才甘心吗?”房玄龄再次开口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阿耶,你什么时候见过孩儿打无准备之仗?这次对赌,我赢了!陛下还准备封孩儿为郡公呢!”房俊微微一笑道。

    什么?打赌赢了?

    这小子的爵位又往上提了?做郡公!

    房玄龄闻言,彻底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啪嗒”一声,手中提着的灯笼一个没拿稳,直接掉地上了。

    “阿耶,别激动啊!”房俊见状,连忙上前将掉在地上的灯笼捡了起来,这月黑风高的,万一一个不慎引起火灾,那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你个逆子,你糊涂啊!”反应过来的房玄龄气的是捶胸顿足,指着房俊怒声骂道。

    之前这小子不是在自己面前说什么木须于林,风必摧之的大道理吗?

    这才过多久,怎么就一反常态,生怕自己的功劳太小,还硬生生将自己身上的侯爵提升到了郡公?这小子在作死的路上是越走越远了呀!

    “阿耶,你放心!孩儿自有分寸!”房俊见自家老爹气的不行,连忙出声宽慰。

    你有分寸,你有个屁的分寸啊!

    房玄龄气的差点想骂娘。

    但见高阳公主正俏生生的站在那里,硬生生将还没骂出口的话又给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毕竟这可是他房家未来的儿媳,自己一个做公公的,怎可在儿媳面前如此失态?!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是你吗?”就在这时,不远处一名手提灯笼做丫鬟打扮状的少女急匆匆的走了过来,后面还跟着五、六名腰挎横刀,身材魁梧的护卫。

    “翠竹,你怎么找到这来了?”李漱精致好看的眉头微微一皱。

    没错,这名少女正是她的贴身丫鬟翠竹。

    “谢天谢地,原来真的是公主殿下!翠竹总算找到公主殿下了!”翠竹见自家公主殿下安然无恙,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天色已晚,为了公主殿下的安全着想,还请公主速回公主府!”一名护卫上前朝李漱,拱手一礼,恭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二郎,……”

    李漱恋恋不舍的看向房俊欲言又止,她是真的很想跟房俊再待一会。

    “没事,高阳,你跟他们回去吧!下次我再来找你!”房俊转头望向这妮子,柔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