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搜索繁体

第229章 灵虚

    汉子见蔺惜春并没有动容,知道这点苦肉计打动不了他,于是跪着爬向蔺惜春,在距离蔺惜春还有一丈之遥时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,一柄巨斧贴着汉子的脑门劈砍而下。

    汉子呆若木鸡,在光亮的斧面上看到自己僵硬的表情,三息过后方知将脑袋向后缩。

    巨斧的主人正是那位岿坐不动的甲胄人,全身都被甲胄覆盖,身材魁梧至极,单手挥动两丈长的斧柄,速度快到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「大…大人,我愿将祖传之物赠予大人,还望大人成全。」汉子说着从袖中取出一个小匣子。

    蔺惜春给甲胄人递了个眼色,甲胄人将巨斧从地上拔出,而后将斧头一横,迅速斩向汉子。

    汉子根本来不及反应,眼睛一闭就准备跟身体告别,不料斧头倏然在其面前停住。

    「放上去。」蔺惜春开口道。

    汉子闻言方知自己误解了,随后赶紧将小匣子放到斧面之上。

    甲胄人将斧头送到蔺惜春面前,蔺惜春刚想伸手去打开,忽而周身雷光闪动,护体罡气被其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蔺惜春可不想以身涉险,万一匣子里面有什么暗器,可就不妙了。

    蔺惜春小心翼翼地将匣子打开,里面赫然躺着片玉壁,净白无暇呈半圆状,其上雕刻着密密麻麻的花纹,圆心处有一豁口,看上去并不规则。

    蔺惜春将其放入手中掂量一下,质地竟然比一般玉石都要有分量,价值应当不菲,只是这些俗物并不足以打动他。

    于是蔺惜春又将此物放回匣子内,将匣子重新搁置在斧面之上。

    「就这种货色还想打动灵帅,哪来的回哪里去!」雷方见蔺惜春不语,当即出声呵斥道。

    「大人这可不是普通玉璧,祖上说这是块通灵宝玉,若是两片拼在一起,再以灵力驱之,从中心孔洞可以看到太古神魔战场的遗迹。」

    汉子提及太古神魔战场之时,周围的几人面色大变,就连甲胄人都歪着脑袋看向木匣子。

    传闻太古神魔战场在东国以东,越往东灵气越稀薄,灵气消失之后,虚空中有一种禁锢之力,将豢灵师体内的灵力压入灵肎之中,豢灵师变得如同凡人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变成凡人后的豢灵师想要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寻找战场遗迹,根本就是奢望。

    除了能遏制豢灵师的力量之外,极东之地还生有数种可怕的生灵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仍有人前赴后继的去寻找遗迹,因为他们见识到天地洪炉的强大,洪炉便是出自神魔之手,万一遗迹中也存在如此强悍的宝贝,得之定能一统鸿濛两界。

    「哼,你自己都说了,需要两片方可奏效,眼下只有一片而已,等你找来另一片再说!拿走拿走!」见蔺惜才不言语,雷方不耐烦地催促道。

    「祖上确实只流传下来这一片,我倒是想为大人去找,只是家妻耽搁不得,待家妻治愈之后,我定当竭尽全力为大人寻找另外一片。求大人开恩……」汉子犹在苦苦哀求着。

    「滚!」雷方说着将木匣砸向汉子。

    「且慢,再容我瞅瞅!」.z.br>

    廖芙蓉伸手将木匣拦截,再次取出玉壁,渡入灵力之后,玉壁竟然安然无恙,若是寻常玉石估计已经崩裂了。

    玉璧散发出柔和的光芒,其上的花纹好似水波荡漾,确实有几分奇异。

    「此非凡玉,却能吸纳灵力,此玉上的花纹和天地洪炉上的纹理却有相似之处,当是古神魔之物。看来此人所言非虚。」廖芙蓉收回灼热的眼神。

    这种东西只是传说而已,而且只有半片,不足以让她冒险,对面坐着的甲胄人可是天灵第五境的高手,是蔺惜春的金牌打

    手。